2019年浙江十大考古发现,杭州占了三席!

  • 时间:
  • 浏览:1

  近日,2019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汇报会在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召开。省内各考古机构推荐了19个考古发掘项目进行现场汇报,接受专家点评,并最终选折 10个考古发掘项目为“2019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项目。

  杭州地区有六个考古发掘项目入选,它们分别有哪几个亮点呢?一块儿来看看~

  杭州市临安区潘山吴越国建筑遗址考古发掘

  潘山吴越国建筑遗址居于杭州市临安区青山湖科技大道北侧,八百里家园东侧,西距临安城区约5公里。

  为配合该地块建设,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共发现吴越国、宋两组不一块儿期的建筑遗迹,遗址整体朝向西南,依山坡建造,南低北高。吴越国时期建筑遗迹,包括主殿基址和四周散水、东侧房址、水井及围墙墙基等。宋代建筑遗迹,主要有散水和天井等。出土有较多吴越国至宋时期莲花纹瓦当、鸱吻、板瓦和一块儿期各类瓷器残片等。

  潘山吴越国建筑遗址是近年来在临安地区发现的又一吴越国时期建筑遗址。反映了吴越国至宋代房屋建筑风格的融合与变化,对建筑考古和吴越国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遗址全景

主殿台基角柱石

  杭州市上城区南宋德寿宫遗址考古发掘

  南宋德寿宫始建于绍兴三十二年,为宋高宗赵构退位后居所,与南宋皇城遥相呼应,坊间也称北大内,占地面积近18万平方米。

  此次发掘区域居于德寿宫前苑西北部,局部涉及中轴线位置,发掘面积64000平方米。新发现有大型宫殿基址、砖砌道路、砖砌庭院地面、台阶、假山基础、排水设施等各类建筑遗迹,出土遗物4000余件。遗址区内南宋早中期遗迹之间多居于叠压打破情況,按时代早晚排序依次为:秦桧宅邸-德寿宫时期-重华宫时期(慈福宫),其中秦桧时期遗迹揭露较少,多为德寿宫及后期修改建时期遗迹。发掘主要收获:1.明确慈福宫居于前苑西侧。于发掘区域西北部发现明确柱网特征,该建筑面阔五间,进深三间,东西向宽约400米,其东侧有一南北向回廊,当隶属于慈福宫建筑群。另于此建筑下方台基内发现砖砌系统性排水设施。2.发现大龙池之西南隅。于发掘区域西部东北角发现砖石混砌驳岸一处,东西向长近15米,两侧向北转折并继续延伸。其内近中部位置,有二根石块石混砌建筑,由于为榭、舫之一类水上建筑。3.明确中轴线位置,发现南北向大型砖砌道路。

发掘区域东区航拍图

T1021出土玻璃砖

  杭州市钱塘江古海塘遗址考古发掘

  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钱江新城古海塘遗址进行考古发掘,首次发现柴塘和石塘并行的双塘特征海塘,首次发现鱼鳞石塘叠压打破条块石塘哪几个的现象,首次发现并确认石塘的起点位置。根据相关文献记载,结合出土遗物和碳十四测年情況,该段海塘中柴塘已经 的土塘为明代延续下来的范公塘,柴塘为清康熙年间始筑,条块石塘为清乾隆49年至51年修筑,鱼鳞石塘为清嘉庆年间修筑。此次考古发掘首次发现并确认清乾隆49年至51年所修七堡至翁家埠石塘的起点位置,找到了古海塘研究中的关键坐标,意义重大。此次发掘明确了条块石塘和柴塘的营建工艺,确认了柴塘与土塘的特征关系,双塘特征的发现明确了文献中“重障”的具体做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钱塘江古海塘的修筑是古代中国乃至世界的伟大水利工程,是我国古代匠作营造技艺、公共工程建设、行政执行力、社会经济水平深度发展的综合体现。钱塘江古海塘作为重要历史地理坐标对研究杭州古代城市发展史和钱塘江流域历史地位的发展演变具十分重要的意义,也为钱塘江古海塘遗址保护与利用规划编制及后续海塘申遗提供客观准确详实的资料。

钱江新城大王庙路柴塘迎水面